首爾某大宿舍的奇怪事件(下)

15391182_1203218219769647_5329922096051970407_n
接上兩個post
時間:2014年9-11月
地點: 首爾某大學宿舍

經過上兩個post,有很多人問我同樣的問題,
「為什麼不搬走?」
其實事情發生到中段,我開始懷疑自己不是思覺失調,
於是找了好幾位朋友來分析安慰一下我,
得到的答案都是「來我家住吧!」
很高興大家主動來收留我,
但日本的朋友住梨泰院,韓國的朋友住江南區,
而我上學的地方是梨大,搬到朋友家住的話上學距離就會變超遠,
我受不了每天6點半起床去上學,
所以我只能夠週末到朋友家借宿好好睡一覺,
但平日還是要回去宿舍住。

(原來是因為我懶,我不願意早起床V_V )

入正題啦
——————————————————————————
踏入11月的第一個星期 ,
所有東西都開始變得很明顯,
每晚的凌晨三點,不是有聲音叫醒我就是室內電話無故響起。

終於,來到星期四晚,
記得電話線我在前一晚已經拔掉嗎?
所以睡覺前我心中暗暗想了一句
「今晚應該沒有可能再被打擾啦」
而因為之前所有的經歷,我這一個月都習慣用棉被蓋過頭睡覺。

就在半夢半醒之際,
竟然有一隻手掌用力打了我的額頭一下!拍醒了我。
那一刻我嚇醒了,我回想,我雙手的位置都沒有變動。
然後那一個力度,那一個觸感,我好肯定那隻不是我自己的手掌。
再看一看時間,是凌晨3點。

正常應該會跑出房外,雖然我覺得好可怕好可怕,
但可能我真的受夠了,我把棉被翻開,
然後對房間破口大罵。什麼什麼粗口都說盡了。
接著應該是因為有點崩潰,我就在濛朧中睡去。

第二天起床,我確定是有問題了。於是在FB叫了一堆基督徒朋友來為我祈禱 。然後還找了當年學校的牧師求救。牧師為我祈禱後,建議我到韓國的教會找人幫忙。
最後那個晚上,我在韓國朋友的家留宿,剛巧這位朋友一家人都是基督徒,所以朋友的爸爸那個晚上跟我一起祈禱。
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但那位韓國爸爸捉住我雙手祈禱時,我的眼淚不停流下來,我不知道是兩個多月來被打擾覺得累了還是什麼。
但的確,經過祈禱及上教會後,我覺得力量大了,心平靜了。
於是,我又再搬回宿舍⋯⋯

搬回宿舍的一個星期都過得不錯,然後我又沒有再到教會了,
直至一件事情發生。
———————————————————————

某一個晚上約凌晨1- 2點,我如常準備睡覺,過了不夠5分鐘,我確認我還沒有入睡的,
我聽到外面有2位女生從入口走進我們的樓層 (看平面圖)。
直覺告訴我是事務室的人,那一刻覺得很奇怪,因為這個時間應該已經下班了。

我偷聽她們的對話,原來她們是來巡房的,但在這邊住那麼久,遇到巡房都是第一次。她們的路線請看平面圖,我是住9號房,她們就由1號房開始拍門巡房。然後是2號、3號。
我聽到她們跟1號房2號宿友的對話。

我心有點悶,因為我是習慣只穿內褲睡覺(羞),我在想要起來先穿好褲子等嗎?還是睡在床上等她們來拍門才動身?
我決定先待在床上等,一直聽她們拍門,拍到8號房,下一個就是我了。

等了良久⋯⋯沒有來拍我的9號房,所以是完結了嗎?要不要開門問一下? 最後決定睡覺算了。

第二天早上,我又再次問幾位宿友,昨天為什麼半夜有人來巡房?
大家在交換眼神,我看得出她們以為我是瘋子,然後有一個人有點害怕地告訴我,昨天晚上沒有任何人來過。於是我質問1號房的人,你們昨晚明明有類似的對話。但從她的眼神我就知道,的確是什麼都沒有。

我成為了這個地方的瘋子 。

然後,我有事要走到天台
天台其實是沒有宿友會踏足的地方,
很奇怪地 ,我竟然在通往天台的樓梯間看到我的裙子,
對,是9月時洗衣服後失蹤了的那條裙。
遺失了整整2個月,居然在沒有人經過的樓梯被我發現。

所以,那一天我就連人帶衣服搬走了。

故事長到要分3次去打,這次的經歷我解釋不到,但我告訴你,所有事情都是有發生過的。一邊打一邊回憶時我依然是覺得心裡毛毛的 。
然後都因為這次的事情,我就開始了在韓國朋友家的留宿生活之餘,
每次到韓國,我都已經習慣了跟她們一起到教會。

希望下次有機會的話,我可以分享另一件宿舍奇聞呀。

完 。謝謝收看

--------------------------
(後記: 因為9-11月期間,經常有東西不見了,我當時的確因為以為有賊,所以我連門鎖密碼都換過兩次)

Share with Friend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