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國人身上學到的簡單

台灣我太不了解,但我認為香港人由出生開始,

就被社會灌輸大家要向上爬、要在辦工室裡工作才算是好工作、選科都要選將來可以賺錢的。

的確,香港人是被訓練成轉數快、好聰明、很懂得社會規則的一群,

都由於生活節奏太急、太懂得分黑與白、大都會太大壓力,所以我看香港人的表情已經不再快樂。
曾經我都是這一種人,上班下班,怕被客人罵,怕在辦工室的政治,怕不必要的應酬。
後來越了解韓國人,越欣賞他們比較簡單的思想。

當然會有人說,在韓國大家都會看品牌,要名牌大學畢業,要到大企業上班,幼稚園都開始要出生後立刻就要報名。

這是都市化的表現,我知道這是無可改變,但最少這一刻,大夥兒的心都比較簡單。
有認識一個韓國女生叫花英,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已經準備要生小孩。

後來到她的家玩小孩才第一次認識到她的丈夫。

第一次去她們的家作客就必定要留宿一晚,因為她們的家位於首爾的近郊地區。

住的是Apartment ,生活狀似不錯,其實是動用了韓國政府給新婚夫婦發放的貸款所買的物業。

兩夫婦是在大學時認識,男生在當兵後重新走進大學,花英比老公年輕幾歲。

婚後的老公承父業,所以由首爾搬到近郊生活。對了,忘記了說老公是當農夫的。

坦白說,作為一個標準港女,我沒有幻想過自己如果嫁給農夫的話生活會如何。

所以我好好奇不停問關於眼前這個二十多歲,沒有整容但都好漂亮的大學畢業生為何一畢業就願意相夫教子。

花英一邊抱女兒一邊跟我說老公每天的生活,當一個農夫同樣地要學的東西有很多,

要了解農作物的特性,要用心要細心等等,

一大早就要起床是最辛苦的事,然後開始去打理農作物,到黃昏前就會回家。

在韓國,大部份男人都要工作到晚上,放工後還要去跟老闆應酬,所以花英覺得自己的老公每天都可以準時回家幫忙做家事帶女兒是非常幸福的事。
第二天起床,我跟了花英一家到農田看花 。他們家的農田很大,比我想像中乾淨整潔,如果說是農田不如說是溫室?

種花的比例佔大多數,還有一面是種植蔬菜。拖著花英的女兒走進溫室,小孩2歲不夠已經比我在田上跑得更熟練,

爺爺還送了親手種的花給我和她的孫女。是韓國的無窮花。
圖中就是花英的女兒,眼睛很大~
看著這一家人我覺得生活很簡單都可以很快樂。
然後,有認識朋友是便利店的店長,

有一天我們幾位坐在便利店門口時,一位清道夫大叔準備下班路過了這間便利店。

店長即刻把自己的位置讓了給清道夫大叔,看來他是常客呢。

清道夫大叔買了咖啡坐下來休息時,還有幼稚園的小朋友走過說大叔你好(韓國的小朋友倒很愛四處say hello) 。
第二天,我再看到這位大叔在工作,

有一個大學生在便利店走出來,路過看到不認識的大叔,於是把手上的雪糕送了給大叔。

(後來知道那天雪糕正在買一送一的優惠 ,所以男生多了一杯雪糕就隨手送了給大叔)

店長朋友說,在韓國這是很普遍的事,有時候他都會答謝大叔把道路打掃得好乾淨所以請他吃東西送他咖啡之類。
回想起,

香港明明有很多垃圾箱,但街道依然有很多垃圾,

要靠就要靠他們辛勞工作,大家才可以好好地用公眾的地方。

雖然沒有不尊重清道夫這工作,但我真的沒有花過心神去感謝過他們 。

我真的會好好檢討我自己。
好的工作不是別人去批評好就是好,要合適自己的個性之餘,還要學懂滿足。

厭惡性的工作本來不算太厭惡,最厭惡的應該是看不起勞動者的人自以為高人一等。

Share with Friend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